欢迎访问:av无码亚洲天堂网2014-2017高清无码电影天堂-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泗水镇上的两个孽种

泗水镇上的两个孽种

泗水镇原来只是大路旁的一个集镇,但是自从权力帮繁荣起来以后,所带来的源源不断的客流、货源等机遇大大刺激了泗水镇的发展。仅仅不过十年,泗水镇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镇发展成权力帮周围最大的市镇。

二狗,一个小混混,标准的杂碎式的猥琐人物,他还有个妹妹。他的母亲就是泗水镇最红的妓院春玉院里最红的姑娘,桃红,或者应该说是曾经最红的姑娘。

而二狗比其他的妓女孩子还惨,其他的妓女到底还是疼孩子爱孩子的,而二狗和他妹妹的娘亲桃红,却是恨死了这两个孩子。

桃红原本是春玉院的头牌,可惜天意弄人,不知怎么居然怀了孕,而且一怀就是双胞胎。虽然桃红除了自杀以外,所有堕胎的法子都使过了,但是这两个孩子的命硬,就是不下来。等到孩子五六个月大,大夫说再强行打胎,就会损伤身体,桃红只好由他去了,但是妓女怀孕生产以后魅力必然大减,桃红被迫从一个头牌跌到普通妓女,生活也窘迫了许多,而她把愤恨就都发泄到了这两个无辜的孩子身上。

从二狗懂事起,桃红就没给过他和他妹妹好脸色看,从他们的名字上就能看出桃红对他们的态度。他叫二狗,是因为生他们的时候,正好妓院的看门狗也生下小狗,也就是说在桃红眼中,自己的孩子还不如一条狗。他妹妹是女孩子,就不好再叫三狗,最后桃红也懒得给她起名字了,而由于妓院里的人都叫她小桃红 ,这就成了他妹妹的名字。

而一个婊子的孩子也不会得到周围人们的丝毫关爱,二狗和他妹妹只好互相关心,互相照顾,顽强的成长。在这种环境里两人长到了十二岁。

小桃红显然比他哥哥幸运,都是一母所生,二狗长得虽然也不能说是奇丑无比,但起码是貌不惊人,而小桃红则继承了她娘年轻时的容貌,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还只有十二岁,但已经是个小美人胚子。

春玉院里有个龟奴的哥哥在权力帮当差,一次这个龟奴求小桃红去给他哥哥送信,因为他也不希望让人知道他哥哥有这么个当龟奴的弟弟。凑巧他哥哥是归秦影管辖,而那天正好秦影也在,秦影一眼就看上了聪明伶俐又乖巧可人的小桃红,最后收她做了自己的贴身丫鬟。

而她原来的名字和妓女有很大关系,当然不能再用,于是秦影就让她跟自己姓秦,然后按照身边另外三个丫鬟的名字,给她改名为遥月。另外三个丫鬟名字是香风、赏花、慕雪,正好凑成风花雪月。

于是,改名为秦遥月的小桃红就在权力帮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而她哥哥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二狗继续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长到了十六岁。

桃红为了尽快打发走这个孽种,唯一一次请人给二狗在泗水赌坊找了个杂活干,把他一脚踢出了家门。

泗水赌坊和是春玉院一样,是泗水镇最大的赌坊,在这里赌博的也尽是江湖人等,生意很是兴隆。

在泗水赌坊,二狗结识了不少和他一样大并且遭遇相同的孩子。和这些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二狗平生第二次感到自己有人关怀,有人爱护,他再次感受到了自己做人的尊严。其他孩子的情况也和二狗相仿,所以他们之间很快就建立了很深厚的友情。

二狗的本性应该是不错的,而且他天生聪明,但是受到环境影响,再加上他娘基本没有教育过他,所以他的恶习很多,而在泗水赌坊,二狗耳濡目染,很快就学会了赌博。赌博就不可能一直赢,二狗每月挣的那一点钱根本就不够他输的。

秦影对自己的丫鬟不错,尤其对年纪最小的秦遥月更是照顾有加,而秦遥月也很乖巧,把秦影伺候得很舒服,所以秦影经常赏赐她财物。秦遥月就省吃俭用 ,把这些财物积攒起来,去帮助哥哥。可二狗每次很快就会把妹妹送来的钱输光,没钱以后他还要去赌,或者还赌债,而他又没胆量去抢劫,所以只好去偷,接着二狗又学会了偷盗。

***********

又到了每五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召开的时间了,这次武林大会是选在权力帮总舵召开,这也是武林大会第一次在不是十大门派的地方召开,所以权力帮上下对此也是相当重视,全帮动员。

不过对于二狗来说,除了觉得镇里人多了起来以外,武林大会对于他来说还不如怀里刚从太白楼厨房偷来的冒着热气的白馒头重要。

他三拐两拐,跑进一条窄巷,里面还藏着四五个和二狗年龄相仿的少年,他们都是二狗的好朋友。

「二狗,如何?」说话的叫大牛,是太白楼后边客栈看门老头的孙子,和二狗一起长大,两人关系很好。

大牛的情形和二狗类似,但是不是他爷爷不疼他,而是他爷爷年轻时吃苦太多,老了以后常年缠绵病榻,没法照顾他。而太白楼也只是看着他爷爷在这里干了一辈子所以才没有让他走,但是这样一来大牛家里的条件也是很不好。长期疏于管教让大牛也养成了很多不良习气,但是他比二狗还差得是,他还好吃懒做,并且老想着有朝一日能发大财,却从不去努力。

「没问题!我可是从蒸锅里拿的,快吃吧!」,几个孩子就像狼一样,瞬间就把二狗偷的这十多个馒头吞下肚去。

「下次该猪头去偷了,知道吗?」大牛冲这几个小孩说到,由于大牛在这些孩子里面年纪最大,所以大家也很听他的话,那个被称为猪头的痛快答应到「知道了。」

「好了,散伙!」,随着话音,这些小孩子们立刻消失在窄巷的尽头了,只留下大牛和二狗。

两人吃饱以后坐在屋檐下晒太阳,聊着闲话,很是舒服。

忽然,大牛转头对二狗说「二狗,你觉得最美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的?」二狗几乎没想,立刻回答道「当然是我妹妹那样。」就是几个月前,二狗趁着过年去权力帮看望了自己的妹妹,这是自从十二岁两人分开以后第一次见面。在二狗心中m自己妹妹始终还是十二岁时的小姑娘模样,可是当他看到同样十六岁的秦遥月,二狗差点认不出来了。

在比哥哥优厚得多的环境下长大,秦遥月比自己十二岁时出落得愈发漂亮。

分明而秀丽无比的五官,乌黑亮丽的长发,雪白的肌肤,恰到好处的身材,胸前浑圆却不肥大的隆起,修长的双腿,看得旁边陪着的二狗一起来的大牛张大了嘴,半天没和上,口水留了好长。二狗也很惊讶,但他更多的是替自己妹妹感到高兴。

之后大牛好像就迷上了秦遥月,老是跟二狗念叨什么你妹妹真是漂亮的像仙女一样,什么谁能娶你妹妹是三世修来的福分,等等,搞得二狗很烦。

其实大牛的意图,二狗哪会不知道,他先是看到秦遥月的容貌,垂涎于她的美貌,而后又从二狗那里听说秦遥月经常送给二狗钱物,可想而知她的生活不错 ,如果能娶到她,自己就能不劳而获的吃白饭了。二狗是她哥哥,他们的娘有没有都一样,长兄为父,她的婚事自然就听二狗的了。

原来大牛和二狗的关系就不错,在大牛的刻意巴结下,两人的关系更是好上加好,亲的就跟亲兄弟似的。

「嗯,」大牛说到,「你妹妹确实是貌美如花,那你想不想看看比你妹妹更漂亮的女人?」

「会有这样的女人吗?」二狗挠挠头,问道。

「切!真是个标准的土包子!」大牛奚落到,紧接着,大牛把嘴凑到二狗耳边,低声说道「现在太白楼的客栈里就住着这样一个人,你从没见过的大美人 .」「又来了,大牛,你其他的本事学的不快,吹牛功夫可是见长呀,已经变得张嘴就来了。」二狗明显不信大牛的话,笑着说。

「说你是土包子你还真是,我问你,权力帮你知道不知道?」大牛一听就急了,涨红了脸,指着二狗说到。

对于泗水镇的人来说,可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可以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但是绝对不可能不知道权力帮。

「那好,我再问你,你知道权力帮的四位帮主都是谁吗?」二狗工作的泗水赌坊里面的客人绝大部分都是江湖人,虽然大家开始赌博后一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但是这么浅显的消息二狗还是听人提起过的。

「我再问你,你知道不知道权力帮最漂亮的四个女人都是谁?」「什么权力帮最漂亮的女人,权力帮人那么多,我哪知道谁最漂亮?」和二狗不同,大牛工作的太白楼是所有过往权力帮的江湖人喝酒的地方,人喝过酒总会管不住自己的嘴,再加上这些江湖豪客本来就对武林中的各种消息极为感兴趣,所以聚在一起喝酒总会互相交流一番,不管是正道、小道、邪道、歪道,总之什么都可以拿来说。

而大牛常年耳濡目染,对于武林种种事端,尤其是权力帮的各种消息也算是了如指掌通了,看二狗还是不信,大牛就开始给他口若悬河的介绍起来。

***********

权力帮最漂亮的四个女人,不用问,首先,是指四个女人,而且都是权力帮的人。

你妹妹秦遥月虽然是婢女,但是又不是选帮主,所以你妹妹也算一个,不过 ,是最后一个。

第三和第二是一对双胞胎姐妹,韩如云和韩如月,她们是权力帮刑堂堂主韩如铁的一对女儿。继承了她们爹的脾气秉性,她们也是权力帮众所周知的冷面美女,极少有人见过她们笑,不过她们长得也是真美,反正比你妹妹漂亮就是了。

不过这两座冰山可是带刺的,据说韩如铁把自己的成名绝技「冰封千里」传给了她们,敢于冒犯她们的登徒子都被冻得不善。

第一就是你妹妹的主人,权力帮的四帮主,「无影无踪」秦影了。你想你妹妹有多漂亮,秦影的容貌比你妹妹还胜一筹,你就知道她有多漂亮了。

「这就是我掌握的权力帮四大美女的所有的情报了,」大牛唾沫横飞的说了半天,才把他自己知道的所有关于这些女人的事情说完。可等大牛转头一看,差点没把他气死,只见二狗双手托腮,举头向天,自言自语,彷佛根本没听刚才自己费尽唇舌讲的一大堆话。

「喂,你到底有没有仔细听我刚才说的东西?」大牛生气地要用手给二狗头上来个爆栗,可他忽然听出了二狗低声嘟囔的话,「权力帮四大美女,除了我妹妹,其他三个人总有一天我要都娶过来,因为她们是唯一能让我只听名字就硬起来的女人。」

大牛一低头,果然,二狗胯间高高的鼓起着,当然,是男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可能是由于二狗生在妓院、长在妓院,见惯了男人的阳具和女人的乳房,也可能是由于二狗的娘就是个妓女,或者其它什么原因,总之自打二狗懂事起,他就知道自己的阳具很少能够硬起来。妓院的龟公与妓女以及外面的人都叫他阳痿 ,二狗还小,还不知道这个称呼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的屈辱,或者说,他已经不在乎了,对别人这么叫他总是是笑笑罢了。

但是,二狗清楚地记得自己的阳具勃起过。

一次是他十岁,春玉院的另一个妓女也被嫖客搞大了肚子,十月期满,临盆待产。

二狗的娘桃红生过孩子,算是有经验,就当起了稳婆,而这个妓女平时对二狗也算不错,二狗也就跟着去帮帮忙。当他端着一盆热水,走进那个妓女的房间的时候,她正躺在床上,被桃红摆成双腿屈膝,大大分开的姿势。

看到妓女那高高鼓起的肚子,血水横流的下体,听到她声嘶力竭的喊叫、挣扎,二狗从来没有勃起过的阳具居然变硬了。而且和刚满十岁的年纪不符,他的肉棒急剧膨胀,最后居然把他的裤裆顶破了。

不知所措的二狗把热水往桌上一放,抓过毛巾掩住下体,逃回了自己房间,就连差点把同样端水进门的他妹妹撞倒也顾不得。此后,二狗知道了自己决不是什么阳痿,他的阳具硬起来比任何人的都要大,只是再缝补自己的裤子时,二狗就把裤裆改的很肥大,以免再出现什么难堪的场面。

第二次则是他十四岁时,那一年权力帮的一名女帮众叛变,投靠了其他帮会 ,还出卖情报,致使权力帮一个分坛的坛主被人围攻而死。最后这名女帮众被抓回了总舵,按照帮规,要对她处以粉身碎骨的酷刑。

为了以儆效尤,秦刀把刑场就设在泗水镇中心广场上。行刑那一天,泗水镇几乎所有人都来观看,当然也包括二狗。

他和当时已经是好朋友的大牛一起,躺在太白楼顶的瓦片上,居高临下,看得清清楚楚。前面都没有什么,只是等到最后那名女帮众被刽子手把大腿和胳膊齐根锯掉以后,就只剩下了头和身体吊在刑架上,像钟摆一样在半空中晃来晃去的时候,二狗发现自己的阳具再次勃起了。

而且这次比十岁时还厉害,本来就已经是又粗又长的阳具,现在居然比以前又再粗了差不多将近一半,长度也增加了不少,几乎快赶上十四岁的二狗胳膊的大小了。而且肉棒表面还鼓起一粒粒凹凸不平的疙瘩,最奇怪的是,在阳具的正上方中间部,更肿起一座小山似的肉瘤。那时二狗的阳具看起来就像是怪物般的可怕!

旁边的大牛对此也是很稀奇,当然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对于这个还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感到很好奇,甚至是好玩。从此以后二狗也暗暗注意自己身体的变化,终于他发现,只要是看到大着肚子的孕妇,或者缺胳膊少腿的女人,他的下体就会发热,阳具就要变硬。不过为什么会这样,二狗也不知道,他也没钱去看大夫,而且这对于他平常的生活也没有带来什么不便,二狗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这也给他带了好处,从那以后,二狗就感觉自己比同龄的孩子力气大,跑得快,而且干活不累。原因二狗也不知道,不过只要是好事,对自己有益处,他也就没再注意。

可是这一次不知怎的,只是听大牛说起什么权力帮四大美女,甚至都没看到她们的容貌,自己的阳具也奇迹般的硬了起来,二狗感到很是新奇,也很兴奋,他简单的认为只要娶到这些女人,自己也许就会变正常起来。

听清楚二狗自言自语的内容的大牛还是给了二狗脑袋一个大爆栗,「喂,醒醒!」

「你干吗打我?」被敲清醒的二狗质问大牛。

「我是打醒你,娶人家四大美女,还想都娶?切!你做梦都不会梦到吧!首先,你不可能娶自己的妹妹吧?秦影也早就和二帮主刘光订亲了,你争得过人家吗?韩如云和韩如月更别想,我可不想去给你收尸的时候看到一个大冰块!」「靠!我想想都不成?这你也管?」二狗不服,反驳道。

「算了,争这些有什么意思?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馒头,还是说正事。」大牛不想和二狗继续争吵,转换了话题,「我刚才说太白楼客栈里就住着的大美女 ,就是权力帮的四帮主秦影。听后院六叔说,是因为武林大会就要开了,很多武林门派陆续来到权力帮总舵,就算总舵客房很多,但还是不够用。男人们还好说,挤挤就算了,这些女侠可不好伺候,最后大帮主秦刀只得让秦影搬到太白楼来住,把她的住处让给来的女侠们住。」

说到这,大牛又把声音放低,把嘴凑到二狗耳边,说到「还有,听六叔说,他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四帮主住的院子传来水声,我想很可能是秦大美人在洗澡,怎么样,有没有胆量去偷看权力帮最美的秦影洗澡?够刺激吧!」二狗一听,大吃一惊,一下捂住了大牛的嘴,左右看了看。还好,这是很偏僻的一条窄巷,除了他们二人,连鸟都没有。

「你不要命了?」二狗冲大牛说到,「被发现后会怎么样你想到过吗?」「所以我只跟你说,你不是一直鬼点子最多了吗?想想办法。」听大牛一说,其实二狗也很好奇,毕竟他也是只有十六岁的孩子,他也想看看这个被誉为权力帮第一美女的秦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沉默许久,说到「你确定她住在那里吗?」

「没问题,」听二狗这么问,大牛知道他动心了,很是兴奋,「刘大厨今天下午会让我会给她们送晚饭,我想趁机先摸摸情况再说。」「好吧,我们这些人里数你最机灵,别被让人看出来,多看看院子里,晚上还在太白楼后门旁的小巷里碰头。」

「嗯。」大牛应了一声,忽然,他又说道「据说秦影好像还是什么武林四仙子之一呢。」

「什么武林四仙子,你快说说,」二狗显然很感兴趣,追问道。

「武林四仙子呀?那是……」

就在这时,「找到了,偷厨房馒头的贼!大家快来!」一个伙计打扮的人出现在巷口,大声嚷道。

「快跑!太白楼的人找来了!」二狗拉起大牛,撒腿就跑,大牛边跑边说到「二狗,别忘了刚才的事啊!」「知道了,忘不了的。」说完,二狗和大牛也分别消失在错综复杂的巷道里了。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举动将会给他们、给秦影、给权力帮、给整个武林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

夜已经很深了,此时应该是后半夜了,除了打更巡逻的更夫,大街上已经没有任何行人。

太白楼的后门这时却无声无息的打开了,一个小黑影从里面蹿出来,又很快消失在旁边黑暗的窄巷里了。

巷子深处,大牛和二狗又聚到了一起。

「好消息,你知道她们住哪里吗?原来太白楼李掌柜把自己住的院子腾出来给秦大美人她们住,还记得上次咱么为了报复李掌柜因为偷东西而打你,曾经从院子里花园墙角的狗洞爬进去过。」大牛很兴奋的和二狗说着傍晚去送饭探查到的情报。

「院子里是有很多权力帮的人在站岗,门口也是戒备森严。但是对于小花园 ,可能他们没发现狗洞,或者觉得洞太小,根本不会有人从这里钻进来,所以根本没人值守。而且从花园的大树很轻易的就可以爬上阁楼的二层,好像秦大美人她们就住在那里。」

「而且吃过晚饭秦影就带着一大半人手回总舵帮忙,再加上轮班,现在院子里面守卫的人数连白天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了……」大牛正说着,只听太白楼里传出一阵喧闹之声,「听声音可能是秦影忙完了帮里的事情回来了,而且我听烧火的李叔说,每天不管多晚,只要权力帮的人一回来,就会有丫鬟来找他要热水,听李叔说完我琢磨很可能是秦影每天都要洗澡 ,毕竟忙了一天谁都想舒舒服服洗个澡再睡觉,看来赶上好机会了,二狗!」二狗想了想大牛说的情况,也觉得这是潜入的好机会,于是两人悄悄返回太白楼后门,沿着院墙来到了秦影所住院子花园外面。

这里确实有一个只能容一人,或者说仅仅是能让一个小孩子钻过的小洞,但是如果真有武林中人想要趁夜偷袭的话,他们也可以使用缩骨法通过。不过这些武林中人是宁肯冒险翻墙也绝对不会去钻狗洞的,这可是关乎他们侠名的大事。

大牛和二狗不是武林中人,所以他们没有任何顾虑的钻狗洞进入了花园。

确如大牛所言,花园内一个人也没有,两人高抬脚轻落步,来到了阁楼后面。

这里栽种了很多桃树、杏树、枣树等树木,郁郁葱葱。大牛指着二楼四间客房唯一明亮的第二间,低声说道「就是这间屋子。」正好这扇窗户旁边有很多树杈,两人爬上树,找了两根能禁得住他们份量较粗的树枝,并且离窗户比较近,用手把窗户纸捅了一个小口,趴在树枝上向内观瞧。

这应该是原来李掌柜夫妻俩住的地方,里面虽不是富丽堂皇,但也收拾得干干净净。不过这时候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水汽。

房间面朝院子的方向用一大块厚实的白布连门带窗户遮了个严严实实,这样一来不但保暖,而且从外面就根本看不到屋内的任何东西了。屋子中间放着一个半人多高的大澡桶,旁边站了三个丫鬟。

二狗仔细看了看,幸好没有自己的妹妹秦遥月。两个挽着袖子卷着裤腿的丫鬟正在往里倒水,那是香风和赏花,慕雪站在旁边不时把手伸进去试,等水温正好,她再把澡桶旁篮子里的花瓣全倒进去,然后对里间屋说到「小姐,水好了 .」随着话音,从里屋走出一个人,大牛和二狗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她就应该是被丫鬟称作小姐的秦影了。

秦影身披一件纯白睡袍,秀发披散开,垂到脚边。她走到木桶跟前,解开睡袍腰带,两手一分,睡袍就从肩膀上滑落下来。不过大牛和二狗可是什么也没看到,因为旁边香风和赏花用手抓住睡袍举起来,挡住了秦影的身体,当然她们不是知道有人在偷看,只是习惯罢了。

秦影登着木桶旁边的凳子落入澡桶然后坐下,对旁边的三个丫鬟说到「没事了,你们出去吧。」「是!」赏花把手里的睡袍挂在旁边,和其他人一起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秦影,她坐在澡桶里背靠着桶壁闭目养神,从大牛和二狗角度只能看到桶里的水和秦影露在水面上的半截肩膀。

没一会儿,可能是要取什么东西,秦影站了起来,露出了她洁白的脊背,二狗觉得这比他见过最白的馒头还白。紧接着,秦影转过身来,虽然不是正对着他们,但是大牛和二狗还是看到了秦影的容颜和少许胸前的丰挺。

大牛原来已经见过了秦影,所以还没什么,但是这对二狗却是震撼性的。

「好看,真的好看!」这时此时二狗心里所有的想法,不过秦影岂止是「真的好看」,简直就是美得不可思议。

二狗从小在春玉院长大,作为附近最大的城镇里最大的妓院,每年都会有一次花魁大赛,二狗的娘还是一次的花魁,这么多年二狗也见了很多的别的着名妓院的头牌,有一次就连京城最大妓院的头牌谢晓婉他都见过。不过所有这些佳丽美人加在一起,也比不过秦影的天香国色。

秦影从旁边架上拿过毛巾,重新坐回桶里,不过这次她是斜对着大牛和二狗偷看的窗户,长长的头发漂散在铺满了鲜花花瓣的浴水上,虽是闭目假寐,但一点也没妨碍到她惊天动地的美丽。

二狗只觉得天地之间,彷佛只剩下秦影俏丽的容颜,即使漂散在她长发边的鲜花,也一下子失去了颜色!此女应是天上仙,人间难得几回见。不愧是武林公认的四仙子,二狗不得不承认白天大牛和他说的话,「你妹妹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女,但是秦影的容貌比你妹妹还胜一筹。」他开始羡慕起已经和这位绝世娇娆定亲的刘光来,「真能和如此美女日日相对,就算让我减寿十年,不,二十年我也认了。」

正在二狗胡思乱想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爬上来以前,他们都找好了足够粗的树枝,但是不知道是不幸还是幸运,二狗找的这根树枝已经被虫蚁蚀蛀了一半,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但是它已经不足以支撑二狗的体重了。

开始还没什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树枝的根部已经开始裂开,但是大牛和二狗的全部精力都被屋里的美女吸引,谁也没有注意到危险的临近。终于,树枝再也无法禁受住重量「嘎巴」断裂了,连带着趴在上面的二狗也往下掉。出于本能,二狗伸手去抓离自己最近的窗户,但是速度过快,只听「匡当」一声,二狗推开窗户,上身冲进屋内,身子也趴在了窗台上。

秦影说什么也想不到自己洗澡的时候,后窗突然被推开,撞进一个人来。任何女人遇到这种事都会很害怕,秦影也不例外,她的脸因为惊愕而显得略微有些苍白,双眼也露出惊恐的神情,秦影用毛巾护住胸口,整个身躯缩进澡桶里,只有头露在外面,注视着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此时的二狗也傻了,但是他满脑子里还都是刚才的惊艳,所以两人一个惊愕的不知所措,一个是震惊于对方的容颜,竟谁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几息,也就是几秒钟时间,房门被打开了,刚才的几名丫鬟跑了进来,「小姐!怎么了?啊!有淫贼!!」就这几句话的功夫,缩在木桶里的秦影终于有了反应,「啊--」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

她的尖叫让二狗也清醒了,他挣扎起来回身一把拉住还趴在树枝上愣在那里的大牛跳下来,两人一下子摔倒了地上。这一摔让大牛也清醒了过来,顾不上别的,钻出狗洞,两人用最快速度朝泗水镇镇门跑去。

身后太白楼的院子很快变得人声鼎沸,几个丫鬟还趴在窗口,冲着两人跑得方向嚷道「淫贼往那个方向跑了,快追呀!!」泗水镇毕竟还不是朝廷正式确定的城市,所以也就没有城墙,镇周围只有用巨木搭起了木墙,镇门附近的围墙则是用泥土夯成。大牛和二狗对于镇里的地形了如指掌,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这样被人追过了,不过这次和以前因为偷东西被抓不同,她们知道一旦被抓住的话就决没有什么好结果,弄不好还是死路一条,所以两人没命的奔跑,很快就到了泗水镇的东门。

二狗气喘吁吁的说到「大牛,出……出了东门……你就往东……东面树林……树林里跑,去以前咱……咱们经常躲藏的……那个树洞里……藏好,我去城北山……山里躲起来,等……等天亮了我……我会去找你的。「订好后两人从木墙的缺口钻出来,分别往东往北跑了。此时泗水镇里已是乱作一团,秦影早已穿好衣服,带领着手下帮众正在镇里大肆搜查两个淫贼的下落 ,这次秦影真的很生气,虽然事后她隐约记得好像是两个不大的孩子,而且也应该没看到什么,但对于她来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她暗暗下定决心,如果抓住那两个孩子,她一定刺瞎他们的眼睛,打断他们的腿,再杀死他们。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射雕英雄的特殊嗜好 下一篇:交合解春药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