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av无码亚洲天堂网2014-2017高清无码电影天堂-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女儿的最后一道防线

女儿的最后一道防线

今天是周末,靳娆睡了个自然醒,洗漱了一番下楼没看到靳林,问了陈阿姨说一早就出去了。自从两人确定了关系後,靳林总会向她报备行踪,虽然嘴上说着不用这麽做,心里却很高兴。

  周末不用上班,不知道一早就出去做什麽,靳娆拨了电话打过去,对方很快接起来。

  “醒了?”对方温柔地问。

  “嗯,爸爸去哪里了?”

  “前阵子订了两件衣服,今天晚上有个聚会要穿,店里说没空送来,爸爸就自己去取了,马上回家了。”

  这时候靳林已经拿了衣服上车,看了下时间早上10点多,又对着手机询问,“吃过东西没?”

  “没…”

  “醒来没看到爸爸就吃不下吗?”

  “不是…只是想先看到爸爸。”

  “乖…爸爸很快到家,先去吃东西知道吗?”

  靳林订的是其中一件就是靳娆的,今晚是他们这个小团体每月不变的聚会,这次他想带靳娆一起出席,正式介绍给他们认识。

  说起这个小团体,其实就是几个一起长大的朋友,相当的家世,从小开始往来,又都是独生子,少了那种尔虞我诈,多了兄弟间的心心相惜,他们几个都知道他对靳娆的感情。

  靳林对靳娆说了这事後,她觉得很紧张,一个劲地问可不可以不去,靳林笑着安抚说他们几个都是他发小,一直都知道她的存在,这次只是见个面而已。

  见靳林态度坚决,靳娆无奈,只好乖乖换上他订的衣服。靳林看上的是一件纯白色晚礼服,衣料柔滑,很贴合她的气质,就像高洁的牡丹。

  靳娆出来时,靳林当场愣住了,完完全全被惊艳到,他第一眼就觉得这件衣服很适合她,没想到穿在身上效果是如此的好,不是她在穿衣服,而是衣服完全为她而做。

  靳娆被靳林直视的不敢抬头,她觉得像赤裸地站在空气中,被爸爸打量着。

  靳林上前牵住女儿的手,放到自己嘴边亲吻,“怎麽办?爸爸被你迷死了。”

  “爸爸也很迷人。”

  靳林穿的是黑色礼服,低调不华丽,跟靳娆站一起就像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看着年纪相仿,像情侣不像父女。

  聚会的场地是蓝斯旗下的一家酒店,这间VIP房只对他们几个开放,包间内各项娱乐项目齐全,所以往常他们都会通宵达旦。

  靳林他们到的比较晚,进门时看到大家齐刷刷的目光,靳娆不好意思的扭过头,靳林用眼神警告了下自己的好友们,揽着她的肩走上前。

  “娆娆,这是蓝斯,酒店的主人,范臻业,齐寒宇,柳辅博。”靳林一一做了介绍。

  “大家好。”靳娆红着脸打了声招呼。

  “嫂子好!”

  “你…你们别这麽叫我。”

  “你们别吓着她,叫她娆娆就好了,都坐吧。”

  靳林的语气没一丝责怪,反而笑开了嘴,落座後便开始上菜。

  几个男人的聚会少不了的就是喝酒,靳娆没见过靳林喝酒,不清楚他的酒量,看他一杯一杯的往肚子灌,不觉皱起了眉头,只是她不好阻止,这是第一次见靳林的朋友,她不能在他们面前失了他的面子。

  蓝斯注意到了靳娆的面部变化,调侃靳林,“林,娆娆觉得你喝太多了。”

  他一开口所有人都将注意力转到她身上,她拼命摇头说不是,靳林心里很高兴,他的宝宝越来越会管着他了,於是低头在她耳边吹了口热气,轻声说爸爸没事。

  “娆娆你别担心,他酒量好的很,我们都倒下了,他都倒不了。”齐寒宇边添酒边开口。

  “嗯,没事,你们喝。”

  “娆娆你知不知道林的酒量怎麽训练出来的?”蓝斯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靳林。

  靳娆分不清靳林此时脸上的红晕是酒喝多了还是因为蓝斯的话,不过蓝斯的问题的确引起了她的兴趣,大家都是一副好好戏的样子,靳林轻咳了下想转移话题,蓝斯却没给他机会。

  “你都不知道这些年,我们都遭了他多少罪…”

  “就是就是。”其他人也附和着。

  “三更半夜被叫起来出去喝酒是常有的事,原因就是他像个猥琐大叔偷看你睡觉後人变得太清醒,而且每次都是我们被喝倒,有美女作陪我们也心甘情愿了,结果他死活不肯,就他个大男人,我们能不倒麽?”

  “喂…以前怎麽没听你们抱怨。”

  “那是哥几个看你可怜,反正现在你已经抱得美人归了,还不让我们吐吐苦水啊。”

  “别尽揭我老底了,自己酒量差就认。”

  靳林动手剥了虾放到靳娆的碗里,又舀了鱼翅端到她面前,靳娆平时享受惯了爸爸对她的照顾,今儿个在这麽人面前,靳林也没收敛,害她有点抬不起头。

  刚刚简简单单几句话,又包含了靳林多少的痛苦,靳娆心里清楚,她何其荣幸,有这麽个男人对她用情如此之深,幸好以後她会用生命去爱他,陪他一辈子让他幸福。

  靳娆见靳林喝的差不多了,就提出先行离开,其他人很识相地未加阻止,坐上车後,靳娆让靳林靠到自己的腿上,用手摸了下他脸,有点烫手,就开了窗。

  “爸爸,你怎麽样?有没有不舒服?”靳娆急切地问。

  “嗯…爸爸没事…”

  一路上便没再说话,到家後,靳娆费力地将靳林扶到房间,正准备离开时,自己的手被抓住了,转头看到爸爸已有几分清醒的眼睛,又坐回床上。

  “爸爸,你有没有好点?”

  “嗯…”

  “那你好好休息,我回房了。”

  靳林没放开靳娆的手,她也静静等着,同时心脏开始跳动得很剧烈,她感觉到这夜也许会有所不同,她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既害怕又期待。

  “留下来好不好?”

  一会儿後,靳林轻轻地开口,而靳娆没理由拒绝,她可以给床上这个男人所有的一切,只要她有的,於是她点了点头。

  靳林激动地将人卷入怀里,置於身下,眼睛不眨地盯着,深怕一眨眼就发现一切只是梦,他有太多次可怕的经验,醒来身旁空空。

  “这是真的吗?”靳林伸手轻抚着靳娆的脸,“宝宝,告诉爸爸这次不是做梦。”

  “爸爸,你看,你能感觉到我的,所以是真的。”靳娆将靳林的手贴着自己脸。

  “终於你要属於我了!”

  说完便倾下身撕咬靳娆的唇,体内的兽欲开始叫嚣,他想了半辈子的人,现在就躺在他的身下,手在她身上游走,每到一处就像点火般让靳娆全身火热,喘息声不断加重。

  “爸爸…热…”

  “乖…起来爸爸帮你把衣服脱掉。”

  两人相互脱了衣服,靳娆已面红耳赤,用手遮住自己的下体,又想到上身也裸着,遮住这里遮不了那里,所幸扭开头不看上方的人,却忽略不掉那灼热的眼神。

  “别遮…宝宝的身体很美,爸爸想看。”

  於是虔诚地看着靳娆赤裸的身体,像在欣赏无价宝般专注,不时地抚摸一把……“宝宝的皮肤真滑,真好摸…”

  “爸爸…别…”

  靳林的手停留在靳娆发育完全的乳房上,满意的揉挤搓捏,两边的乳头都被玩弄的挺立,硬硬地顶着靳林的手掌,引得他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宝宝看到没…爸爸的双手紧紧包住你的奶子…晚上是不是常常自摸…不然怎麽会长这麽大…”一边色情地说一边更大力揉捏。

  “没…没有…爸爸…疼…”

  “没有麽?这麽柔软的奶子以後只准给爸爸摸知道吗?”

  “知…知道…爸爸轻点…”

  靳林得意地低下头含住娇小可爱而又硬硬站立的乳头,用牙齿咬住轻轻拉扯,引得靳娆不断娇喘,又用舌尖绕着乳头打转,闪着湿靡的水光。

  “宝宝的乳头是粉红色,真可爱,让爸爸好好吸吸,吸出了奶水就喂饱爸爸。”

  “爸爸…别说…”

  玩够了靳娆的嫩乳,靳林的舌头一路往下,直到她的肚脐,抵住肚脐眼处,灵巧的舌头深挖着凹陷的领地,靳娆不断收紧小腹,用手推弄靳林的头。

  “爸爸…痒…不要舔了…”

  靳林这才放过,再往下,终於来到梦寐以求的三角地带,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隐着让他疯狂的销魂洞,靳林分开她的大腿,让靳娆的小穴完全展露在他面前,少女的阴阜上有着稀疏的耻毛,却一点不破坏美感。此时被两片肉瓣包裹的小小穴口已经爱液横流,湿哒哒的一片。

  “宝宝真浪…爸爸只是摸摸你的奶子就湿成这样,等下爸爸用肉棒插进来,不是要淹了这里麽?”

  “爸爸不要说…”

  “让爸爸来尝尝宝宝的味道。”

  说着用手指划过穴口,将沾满淫水的手指放进嘴里,认真地吸吮,靳娆看到这样子的爸爸全身骚热,开始扭动身子…“宝宝的蜜汁好美味,爸爸要全部喝光。”

  靳林埋入她两腿间,重重地吸了一口直冒爱液的娇嫩穴口,立即引得她大叫出声,这种快感太刺激,初尝情欲的靳娆当场就泄了。

  “呜呜…”

  看到女儿的泪容,靳林心都揉碎,怜惜地舔去她的泪水,不断亲吻她的眼睛…“宝宝不要哭…那是喜欢爸爸的表现啊…”

  “呜呜…爸爸…”

  “小傻瓜,刚才爸爸对你做的喜不喜欢?舒不舒服?”

  “嗯…可是…可是好丢脸…”

  “被自己所爱的人弄到高潮是很正常的事情,没什麽好丢脸的,而且宝宝高潮的样子让爸爸的肉棒硬得更厉害了,不信来摸摸看。”

  靳林握着靳娆的手附到自己的阴茎上,靳娆不敢直视爸爸那羞人的部位,手上的触感却让她羞红了脸庞,一根又硬又粗的肉棍躺在她的小手里,看不见摸得到使得感官更加明显,靳娆可以想象它的样子,前头是圆而饱满的蘑菇头,蘑菇头上有细小的洞,棍身凹凸分明,爬满血管青筋,棒身之下是两个软袋,自己上次摸过的两颗软蛋。

  “宝宝喜不喜欢爸爸的肉棒?”见女儿摸得仔细,靳林不忘调戏道。

  “爸爸…这麽粗真的要插进我…我下面吗?”

  “别怕,爸爸会轻点的好不好?第一次都会疼,为了爸爸…宝宝可以忍一下对吗?”

  “嗯…相信爸爸。”

  “那爸爸要插进来了,宝宝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靳林将靳娆两腿分得更开,扶着自己的肉棒在她的穴口徘徊,不停摩擦,更多的爱液涌现出来,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慢慢推进自己的阴茎,直到碰上一层障碍才停住,此时他已满脸汗水,看到女儿惊恐的眼睛,俯下身又亲吻她的嘴唇。

  “宝宝,接下来会痛,你要忍耐一下。”说完用力一挺,破了那道防线,整根肉棒没入她的小穴……“啊!!!”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下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还是使靳娆哭了出来,靳林看到她的泪水划出来,心理满是愧疚,附上她粉红的小嘴,轻轻吸吮,大手揉着她雪白的胶乳,嘴里不停哄着…“宝宝不哭,爸爸不动…”

  “爸爸痛…好痛…”

  “乖…待会儿就不痛了…”

  靳林忍着欲念,嘴上轻轻啃咬她的乳房,另一边用手揉搓,这样弄了一会儿,两颗小小的肉粒又站立起来了,看到女儿脸上的痛楚减少不少,手来到两人结合的地方,慢慢揉捏靳娆的阴蒂,听到她掩不住的娇喘,才轻轻摆动自己的臀部。

  “宝宝,爸爸这麽动…可以吗?还痛…不痛?”

  “嗯…爸爸轻…轻点…”

  靳林一边观察身下人的反应一边挺动自己的坚硬,感到这窄小的甬道开始变得松软,靳娆脸上也渐渐露出欢愉,靳林摆动的幅度开始加大,包裹住自己阴茎的小穴猛地紧缩,引得他大吼出来。

  “好紧…宝宝的骚穴…紧紧吸住爸爸的肉棒…好爽…”

  “啊…爸爸…爸爸…”

  被宛如凶器倾入的娇嫩地方慢慢褪去疼痛,取而代之的是靳娆没体验过的欢愉,她开始不知所措,只能叫着她所信赖的人。

  听到女儿羞涩的娇吟,靳林像打了鸡血般加快抽插的频率,九浅一深的操弄着身下的可人,不断有爱液从她小穴飞溅而出,使得靳林更加吭奋,这一刻他等待了太久太久,久得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真正到了这个时候,跟心爱人结合的满足感还是大大超过了他想象。

  他的龟头不断研磨着女儿的内壁,娇嫩的穴肉会随着阴茎的抽插而微微挪动,带给靳林极致的快感,肉棒不断加粗变硬,仿佛随时都会爆炸。

  “宝宝…说爸爸插得你舒服吗?要不要爸爸…更快…更用力…”

  “啊…爸爸…舒服…嗯…”

  “喜不喜欢…爸爸操你?”

  “爸爸…别问这种…羞人的问题…”

  “爸爸想听…爸爸操你的力度…怎麽样?有没有…磨到你的骚心?”

  一边说着下流的话,一边看着女儿红透的脸庞,粗大的肉棒在靳娆紧窄的阴道里横冲直撞,强烈地摩擦着她的敏感地带,侵入变得激烈无比,两人的耻毛都沾染爱液,淫靡不堪。

  “爸爸…慢点…”

  “要爸爸慢点…啊…慢点能操得…你这小淫娃淫叫连连吗?”

  看到温柔的爸爸在床上说着淫乱不堪的话语,让靳娆变得很兴奋,紧紧捏住身旁的床单,咬住下唇,想阻止呻吟声溢出。

  “叫出来…让爸爸听听宝宝动人的呻吟…”

  “嗯…嗯…爸爸…啊…”

  粗大的龟头拔出直到穴口又狠狠地撞进去,靳娆清晰地感受着男人插弄她的小穴,没入时肉道被塞得满满,这种滋味妙不可言,靳林也舒服异常,肉棒不断撑大,在销魂的甬道里尽情抽送,无法形容的快感从两人交合处传来直至漫布全身。

  靳林将靳娆的双腿环住自己的腰部,手伸至她的腋下将其抱起,坐於他的胯部,连两人接触更紧密。靳娆抱住他的脖子,靳林下盘不停往上顶插,耳边不断传来女儿的呻吟,刺激得他欲望更盛。

  “啊啊啊啊…爸爸太猛了…”

  “宝宝爱不爱?”

  “爱…爱…爸爸…好舒服…”

  靳林大力抓着靳娆的臀肉,往两边拉开,让肉棒进出更加方便,房间气温不停升高,两人都渗出了一身汗。靳娆的乳房随着下面摆动而摩擦着靳林的前胸,他低头就咬住作祟的肉团,种上一个个草莓。

  “嗯…爸爸…两边都要…”说着挺起另一边的嫩乳往他嘴里送。

  “小荡货…是不是很喜欢爸爸咬你的奶子?”靳林讲送入嘴边的乳头含进嘴里。

  “啊…”

  直到两颗可怜的肉粒都被玩得红肿才离开,重新又将舌头伸入女儿张开娇吟的樱桃小嘴,灵活的舌尖滑过口腔的每一处,最後吸吮住她嫩滑的肉舌,模拟性交前後抽动。

  靳林的阴囊撞击靳娆的阴部时不断发出“啪啪”声,显得那麽刚劲有力,誓要将软蛋挤进女儿的小穴般凶猛,靳娆被这激烈的操送弄得哀叫不止,更多的淫液从穴口流出。

  “嗯嗯…嗯…”

  “宝宝好厉害…把爸爸整根肉棒都吃进去了…”

  “爸爸…啊啊…”

  “爸爸终於进到你这极品淫穴里了,啊啊啊啊…太爽了…以後天天给爸爸操好不好?”

  “嗯…嗯…只给爸爸操…”

  “下面的小嘴咬住爸爸的肉棒不放,上面的小嘴说着这麽色情的话,宝宝就是天生的小浪娃是不是?”

  “不是…不是…爸爸别欺负人…”

  “爸爸就是喜欢欺负人,最喜欢看宝宝被爸爸操得哀叫求饶。”

  靳林又开始了新一轮猛烈的进攻,腰身大肆挺动,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在靳娆的宫口上,撞击得太舒服,她一口咬住靳林的肩头,微弱的呻吟还是不断传出…太刺激了,她从来不知道做爱可以这麽爽,仿佛这种感官被放大了几倍甚至是几十倍。

  感觉到靳林身体开始移动,靳娆吃了一惊,双手更加用力揽着他的脖子,小穴下意识地收紧,靳林拍了下她臀部警告,“要夹断爸爸吗?”

  “爸爸…”

  此时靳林已下了床,阴茎没离开她的小穴,靳娆只好双腿紧扣在爸爸的身上,小腿紧绞在一起,靳林大手抱住她富有弹性的臀肉,压向自己的下体,使两人像个连体婴般紧紧贴在一起。

  由於重力的关系,这个姿势使得靳林的肉棒插得更深,直达子宫内,操弄起来虽然费力,快感却更强烈,每迈一步,靳娆的的小穴就会不由自主的紧缩,狠夹一下他的阴茎,说不出的痛快。

  “宝宝摸摸…爸爸跟你的生殖器连在一起了…”

  说着就拉起女儿的手来到两人相连的部位,靳娆摸到肉棒在自己肉穴不断进出,还带出湿滑的粘液,顿时羞红了全身。

  两具赤裸的身体交缠行走,伴随着浓浊的呼吸声,还有细小痛苦却又不失欢愉的呻吟声,高大的男人边走边操弄着娇小的少女…看到汗液不断从靳林额头流下,靳娆用舌尖舔去,开口问,“爸爸…这样是不是很…很累?”

  “不怕死的小妖精…还敢挑逗爸爸…”

  “我没有…我只是…担心你…”

  “需不需要担心爸爸很快就能让你知道…怕你受伤爸爸忍得这麽辛苦…看来不用了…”

  靳林重新把靳娆放倒在床上,拉起她两条匀白的大腿架到自己肩上,就开始对渴望已久的小穴猛插狂顶,激烈到靳娆拼命求饶,却被置之不顾,在不伤害她的前提下,靳林的进攻一浪高过一浪。

  肉棒与肉壁摩擦给人带来极致的兴奋,靳林不停挤压揉捏靳娆的臀肉,龟头在穴道内快速进出研磨,靳娆两团雪白胶乳也剧烈晃动着,让他渐渐有了射意。

  “爸爸操得你美不美?”

  “嗯…嗯…爸爸…啊啊啊…”

  “樱桃小嘴是爸爸的…雪白嫩乳是爸爸的…粉嫩骚穴也是爸爸的…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爸爸一个人的…只有爸爸可以碰知道吗?”

  “爸爸…爸爸…”

  “说…说你是爸爸一个人的…只有爸爸可以这麽操你…只有爸爸可以听到你动人的淫叫…”

  看到女儿凌乱的表情,知道她快要高潮,他也快忍不住了,只是他要听到靳娆的保证,来抚平他的不安,他用情事这卑鄙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使他不耻,但是身下的人是他一生的挚爱,他需要她跟他携手走完後一生。

  靳娆被高潮逼得快不能自己,但是他看出爸爸的不安,她知道爸爸不相信她对他的是爱情,即使他们做了最亲密的事…靳娆起身吻住爱惨了她的男人,而後贴在他耳边说,“爸爸…我永远是你一个人的,我爱你!”

  这是靳林听过最好听的话,猛地挺动臀部,卯足了劲往女儿的肉穴里进发,靳娆的小穴不断被撑大,最後一记猛烈的插入,靳林将自己的精华直直地射入她的子宫。

  靳娆直接被滚烫的精液射到昏过去,靳林全身痉挛抖动了好一会儿才停住射精,看到怀里昏过去的人,宠溺的吻了吻她的红唇,将自己阴茎拔出,大片白浊掺杂着红丝流出…使他心理和生理都得到了大大满足。之後靳林抱起昏睡的人去到浴室…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玉足戏弄弟弟 下一篇:妻子表妹来我家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